首頁 > 人物 >

陳坤 | 向心而行 自有所成

2020-07-20 來源:時尚先生
《詩眼倦天涯》殺青很久了,他依然懷念著“夜摩天”,“我演這個角色的時候,覺得自己好像進入了一個非常體面的世界?!彼麑Α绑w面”的理解是“勇敢接受自己不那么好的時刻”,很多人總想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陳坤說,曾經的自己也是如此,但他現在足夠勇敢,足夠確定,自然足夠坦誠。

3

陳坤

陳坤正在找搭配的長襪子,因為拍攝的服裝是淺藍色的西裝與短西褲。

一分鐘前,聊的是若干年前他人生中的一個片段,這片段也屬于一位資深媒體人的記憶。十多年前,在他讀新聞學本科時,新聞采訪實務課上,老師邀請來一位年輕男演員,作為這些未來新聞記者的精研對象。他們被老師真的邀請來一位演員來上課的行為驚呆了,而讓他們更驚訝的是,這位男演員不僅來了,還極為配合地上完了整堂課—傾力又細致地回答了每個人的提問,括課尾時接受簽名。

“雖有剛出道新人的青澀感,但不拘謹,用心地認真。”十幾年前的片段留在這位資深媒體人記憶里,依然清晰。

將這件往事對陳坤講出時,這位當年被邀請進課堂的年輕男演員愣住了,他正在找搭配的長襪子,驚訝的表情在臉上短暫停留后,先周到解釋自己尋找長襪的原因,因為腿上有很多疤,如果穿短褲,必然要配上長襪遮蓋。

為此他也分了一下神,坦白自己絲毫想不起這件往事,“有這事???”繼而頑皮式地反問,“我現在采訪也很認真啊。”

2018年與他合作了《天盛長歌》的倪妮,因是第一次演電視劇,接受了培訓她演好玉墨的表演指導劉天池的建議,“多聽古典音樂,然后做冥想,讓心完全靜下來,構建并相信自己處在某一個環境里,感受其中,要細膩到體溫、皮膚、血管。這樣表演才是自然的。”在7個月的拍攝期,她看到陳坤也是如此,“平時他有空就會打坐冥想,他在表演狀態上就特別穩。”看得多了,以至于后來,她到了片場,看到陳坤已經待在那兒了,就會有安心的感覺。“不止我一人這樣感受過他的這種氣場。”

“看見我就會安心嗎?不覺得我很瘋瘋癲癲嗎?”他繼續反問,似乎抓到了什么,有些小傲嬌,“他們當我面可沒這么說。”

不同時期見過陳坤的人,所能講述出來的都是呈現著不同狀態的陳坤,“傲嬌強勢的”、“謙遜親切的”、“活潑自在的”,而“自省”是每個階段固定的詞,他敢直面內心,長久以來,當生活中的種種發生時,他一次次逼問過內心的。他是對精神、對自我的成長充滿了興趣,也因此,得以不斷地成長,他認為最大的成就是成為自己。向心而行,或是他堅持的道路。

2

陳坤

人的成長是自己主動的成長

去年是“行走的力量”的第九年,陳坤與從96 萬報名者中選出的20位行者再入川藏線。

這次,他們選擇行走在貢嘎雪山腳下,有一日行至海拔高度 4921 米日烏且埡口時,陳坤第一次在行走途中發燒了。埡口是高原上特有的詞,通常指山脊中的坳口,翻過埡口是進出山最快最省力的交通孔道,但埡口的風往往很大,而熟悉產生特別的盲區,使人忘卻了基本的知識。因為常在高原行走,他走得比大多數人要快一些,就在埡口等待大家。短衫被汗水浸濕,他想換件衣服,脫下后才發現自己沒帶可以更換的衣服。在埡口待了近一小時,他因此受了涼,再回營地時,體溫升高了,他趕緊吃藥休息,幸運的是,第二天早晨醒來時發現退燒了。

他倒不在乎萬事皆順,“外在生活太順利時,我們會忘記在內心里找讓自己成長的動力,因為太順利、太如意會消磨掉我們身上原本具備的那座火山的巖漿。”他的思維有些獨特,大多數人會為自己遭遇了困境而倍感痛苦,而在他眼里,成長的動力恰恰就是來自痛苦。

他曾寫過文章,提及在十幾年前,三里屯有個開酒館的臺灣人,會算紫微斗數。他那時好奇跑去找那人算,對方送他四個字:“破屋重筑”。他說,這是他的命。因幼年生活坎坷,天性敏感,性格中生出了自卑、驕傲、脆弱、要強、偏執、尖銳……但性格中的“破損”之處往往都藏著寶藏,成就人生的故事與智慧,只要敢于面對,向心而行。

他有很多看似或奇怪、或大膽的想法,有很多時候會立馬變成他的行動。沒有辦法總結出他在想什么,周圍的人只知道他在思考,有人簡化地總結,可能他是水瓶座的緣故,他甚至出了本書—《鬼水瓶錄》,以文字的方式分享他的所想。

2010年,陳坤和老東家榮信達合約期滿,沒有續約,自己著手成立了工作室,所有的員工加上他不足10人,他在東直門外一套面積不大的公寓里臨時設立了辦公室。

最初公司的項目只有藝人經紀,同事們認為,要選擇的路顯而易見,演好戲,再整合他的行業資源,嘗試制作與投資,再簽一批年輕藝人,往經紀公司的方向發展。這條路并非個例,已被無數藝人工作室證明是可以順利發展的。但這明顯都不是他想要的。

后來,他決定發起一項名為“行走的力量”的心靈建設公益項目,這個旨在通過在自然界中“止語”行走的形式達到內觀自我的目的提升內心力量的公益項目成為工作室啟動的第一個項目。

5

陳坤

“行走的力量”一直有“止語”的要求,他有禪修的經驗,并因此獲益良多,“止語”會讓心慢慢安靜下來,他說“靜能生慧”。但讓自己理解和讓別人理解完全是兩回事。初始,他認真且在意,會去監督行者是否有遵守。曾有行者在行走過程中沒有遵照“止語”的要求,他氣得砸斷了一根登山杖。

從第四年開始,一直隨隊的人發現,陳坤似乎變得不那么在乎結果了,熟悉他的人則說,他還是很堅持,只是不在乎只有單一的選項。他依然要求行者能做到“止語”,但不再強求做到,他認為能做到這件事基于行者的自主性。

2019年的行走安排了六天,“但來了也不必嚴格遵循組織者的規劃,如果走到第三天不想走了,可以掉頭再走三天回去,沒問題。往前走和回頭,只是一個選擇,都需要你走就是了。”

陳坤想明白了,“他們不必跟著我行走,他們的心在那里,他們可以跟著自己的心走。”

“大家帶著什么樣的原因來行走,就能得到什么樣的結果。我們只是在給予一種方式,埋下一顆種子,你們得到了什么是你們自己的事情。”類似的話,陳坤在行走和分享中多次表達過,而他想強調的是,“人的成長是自己主動的成長。”

“大家都知道一句話,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每個人想醒過來時都會用自己的方式。有的人來行走是他們在生活中遇見了挫折和失敗。”他覺得解決問題的方式很多,演戲、修行和行走教會了他很多,比如行走,就是“帶著人從自己的煩惱沼澤中暫時抽離出來,走到山里,有山有水,有自然的風和樹葉的香味”。他也認為,在行走的過程里止語,可以幫助人們找到安靜的狀態。“我相信一句話,‘萬事靜中來,安靜生一切。’在安靜的狀態里,很容易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大概是他自己探尋過的路太多,他總是習慣以自己的經驗做比喻,“因為我在生活里只要一慌張,就容易做錯事,或是很草率做一件事情。”

9年的行走經驗,他也知道,幾天的行走并不能徹底改變一個人,需要自己回到生活中,直面生活中的變幻莫測,不斷練習。因此,他把“行走的力量”定義為一個自我成長的平臺。”

“人是可以主動成長的,我只需要陪著就行了。”比起以前的強勢,他多了耐性,“可能9年前,在行走時我要求別人按照我的標準來;我在做團隊的時候,也會要求同事按照我的意思來;在家里,我也是對自己的兄弟姊妹這么要求。在我慢慢長大的過程中,我喚醒了自己,覺得生活中很多時候陪伴以及創造一個寬松的基調,或氣場,或是氛圍,可能更容易幫助他們成長。”

“同行者,互相欣賞就好。”他也補充了一句,“如果我強烈要求才能成長,這是被動的。”

6

陳坤

極致,只為看見自己本來的樣子

陳坤的天性中,有敏感和極致的特質,這讓他能輕松駕馭演員這一職業,并逐漸成為其中的佼佼者,這樣的特質也讓他有著特別的感召力,得以向社會傳遞自己的感悟。“行走”了多年后,外界都認為陳坤已經將自己的初衷做到最好了,但他卻覺得,“無論是表演還是行走,或是修行,事情做久了就會形成習慣,就會進入模式化,反又會成為新的壁壘。”多年來,他一直在試圖打破,從2011年項目發起開始,他給“行走的力量”每年尋找一個主題,而2019年的主題是“看見自己本來的樣子”。

他性格里有極致的東西,希望通過極致來呈現最本真的模樣,他越來越強調自我認知,主張所爭取的和所達到的都是一種對自己的了知或挖掘。極致之下,就有一種顯得和自己過不去的.,但這就是他。

他曾說自己喜愛《百年孤獨》里,布恩蒂亞家族的第一代祖先老何塞,老何塞具備類似很多革命家或是開拓者都具備的瘋狂特質,在篤信現世已安好的人眼中,他就是個狂人,這類的人天生具有不安分的基因,總在折騰,即使族人擁有了自認安逸的生活,他還是帶著年輕人不停地去開辟新家園。也許他是錯的,但那種魯莽和沖動中透出的極致熱情,深深打動陳坤,因為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如果你問我,一條冒險的路上會遇見什么?我會告訴你,是在困境里被逼出的創造力,那是一條平坦的大路不能給我的。” 他曾在一次采訪里說過,現在他認為,而他所有的“折騰”、“停下”都是試圖看見自心的過程。

因為這次疫情,和大部分人一樣,他突然有了一段時間的空閑,窩在家里他就在社交軟件上展示自己的做飯才藝,簡單并不刻意的美食圖片,配上簡短的操作步驟,他快樂地使用文字,用“讓它們擁抱在一起”來描述將各種調料的混合,透著輕松與活潑。這次疫情讓很多人的腳步都慢了下來,從身體與意識都回歸生活,某種程度上,這也是讓“陳坤私房菜”的話題閱讀量一度飆升至9000萬的因素之一。

但與大部分人不同的是,陳坤有過幾次主動停下來的經歷。

2008年拍完《畫皮》之后,大概有8個月的時間,他把自己關在家里認真反省自己,忽然意識到,自己從未熱愛過表演。

是否熱愛表演,是陳坤多年的糾結。1999年,他在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讀大三,被吳子牛導演選中,出演電影《國歌》中的作曲家聶耳。機會突如其來,只有十幾場戲的他過年不敢回家,當然也沒錢回家,窩在靜安區的小招待所里隨時候著,上海的冬天陰冷,他穿著劇組給他的一件舊棉大衣,度過了整個冬天。只要聽說今天可能有自己的戲拍,內心就很興奮,哪怕去了劇組也沒有輪到他。

那部電影獲得了年度票房第四的成績,成為陳坤的首部影視作品,但他覺得自己成為演員也許來自陰差陽錯。畢竟,再往前幾年,19歲的他還在重慶的酒吧里駐唱。之后,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報考北京東方歌舞團,結果考上了。又過了一年,陪跳舞的同事去報考北京電影學院,他興趣不大,還顧慮著幾十塊錢的報名費,但結果很意外,同事落選,他拿到了錄取通知書。

這種被他形容“祖墳冒青煙”的運氣持續到《金粉世家》。2003年,因為SARS,《金粉世家》熱播,而他演的金燕西少爺讓觀眾們著了迷,奉為偶像。

突如其來的盛名讓陳坤真的慌了,他不是不努力的人,而且他飾演的金燕西與張恨水的小說不同,卻又與他個人氣質非常契合。影評人普遍認為,將個人魅力投射到角色這件事上,陳坤是高手。但當時的他對表演沒有清晰的概念,談不上熱愛,只是一個嘗夠了貧窮的年輕人渴望抓住的機會。“我是莫名其妙成了一個演員,大家突然給我遞來很多橄欖枝,劇本也給我好多,我已經是很幸運的那個孩子了,大家都對我很關注,我就很焦慮了。好事一堆堆地來,會搞亂我的節奏,其實我認為自己根本沒有達到。”他說。

“德不配位”的恐慌持續裊繞在他心中,這個過程太糾結,他一直努力尋找方法,想讓自己安心下來,想改變自己對表演的心態。

到了2008年拍完《畫皮》之后,原本只想休息8個月的他暫停了18個月。“你要知道,拍《畫皮》的時候,看見小迅、趙薇的投入度,她們的表演都非常豐富,而我自己身在其中,我感覺到自己不夠好,但也不知道不夠好的地方在哪里,是靈性還是表演理解?”他覺得,人的成長有時是要來自和其他人的比較,當時看到了趙薇和周迅的優秀,自己就想要再進步。“但經紀公司又給了很多機會,可知道自己再這么下去很快就消耗完了。與此同時,我是很容易迷失在被贊美里的。”當時沒有微博,不像如今,能聽到普通觀眾對演員作品的真實反饋??傊?,他當時有很多雜念,有一點小小的彷徨,也有很多懷疑,而他能找到的最好的方式就是讓自己停下來。

在此后,自出道就一直演主角的他嘗試了好幾次配角,刻意壓縮出場時間,讓自己珍惜為數不多的鏡頭,去體驗表演的樂趣?!蹲屪訌楋w》中胡萬的角色是他自己爭取的,他問姜文:“我這樣的偶像演員你敢用嗎?”姜文疑惑反問,“這么小的角色你來嗎?”極致的陳坤欣然進了劇組,在片場,他仔細觀察著姜文、葛優還有周潤發的現場表現,從中吸收、反省。

“人應該適當停下來,走太快,或者我們處理的事情太多了之后,我們對很多事情的選擇就失去了知覺了,包括演戲也是,找不到本真的自己。”他喜歡一句話,“有時候走慢一點,讓靈魂跟上你的腳步。”

12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排列5走势图带坐标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