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馬伯騫 | 23歲的世界公民 太多說不完的故事

2020-06-03 來源:時尚先生fine
作為提倡 keep real 的 rapper 的同事,工作人員似乎對馬伯騫的回答方式習以為?!粨乃f了什么不該說的,只怕他一說就停不下來。北京最好的秋天里,我們和常被粉絲“吐槽”話癆的大男孩聊了聊他從小到大接受的教育、自己的最新一張EP 以及剛剛結束不久的北美之行。因為時間原因,馬伯騫好幾次感嘆:“哎呀這個一時半會兒說不完?!?/div>

3

馬伯騫

兩個馬老師

北京的秋天剛剛露出點真面目的時候,我們在拍攝場地見到了馬伯騫。正午時分,車開進院子,他透過車窗和大家揮手。一下來,自來熟地跟工作人員打招呼—“Wowow,你這個發色蠻酷的。”

秋老虎的余威仍在,30℃左右的天氣里,他穿最簡單的白T、運動褲以及球鞋,神采奕奕地預備開工。如果不是工作人員提醒,很難看出他昨天深夜還在趕行程。

“我感覺自己已經快要忘記休閑娛樂的意思了。好不容易回了一趟家,還是在工作。”為了最新一張EP 的制作,過去的兩個月里,馬伯騫一直在北美,回到了位于洛杉磯帕薩迪納的家。其間,團隊為該建筑制作了一期Vlog,他的家庭背景再次成為社交網絡上的熱門話題。

又一次,人們開始討論,原來馬伯騫的爸爸是知名建筑師,又或者,原來馬清運的兒子在做音樂。如果說大家稱呼馬伯騫為“馬老師”不過是年輕人之間的昵稱,那么目前擔任美國南加州大學建筑學院院長的馬清運則是名副其實的教育者。

5

馬伯騫

Pasadena house 由馬清運老師親手設計。據馬達思班建筑設計事務所介紹:馬清運用“水”回應了原設計師對“山”的崇敬。據馬伯騫介紹:它是一個長得像外太空船的“博物館”。

出于學建筑出身的父母的志趣,他從小到大沒有住過什么“正常”的房子。即使是在外形上做不了多少改變的公寓,父母也會在材質、家具等方面下很多功夫。馬伯騫不假思索地總結:“我爸更喜歡 funky(時髦的)的東西,我媽喜歡單一主題但是得有亮點。”

這種環境下,是怎樣的成長呢?從紐約到上海,再從上海到洛杉磯,他因為父母的工作變動在東西方之間輾轉,但彼此之間始終是緊密的聯合體。愛好一致、年齡相仿的弟弟;在青少年時期為兒子購買最新潮流單品的爸爸;以及,給自己的小孩聽50 Cent、D’Angelo 等嘻哈音樂的媽媽。

無條件的愛的細節,太多了。“太多了說不完”,是馬伯騫回答問題時的口頭禪。對于這個 23 歲的大男孩而言,生活里太多興趣、太多變化、太多難以一一描述但著實珍貴的細節。

1

馬伯騫

職業藝人

馬伯騫自小接觸過很多不同的領域。建筑、舞蹈、表演,甚至還堅持練過體育。10 歲左右的那階段,別的孩子大概只上一兩個興趣班,他什么都學。鋼琴、京劇、芭蕾舞,兩三個月下來,回家跟媽媽哭。“好好好”,媽媽應得爽快,就這樣放棄。

本就沒有非要拿到什么成績,有一部分逗小孩的心態,“她就覺得這樣很好玩”。但更重要的,媽媽希望他“嘗試越多,越知道自己要什么”。

15 歲那年,他從上?;氐铰迳即?,進入一所藝術高中學習舞臺表演。受同學間“想做說唱歌手”的氛圍影響,開始嘗試寫一些 rap,到現在算是在這條道路上前進了好些年。

很難去衡量家庭教育對此的影響。在他個人看來,媽媽從小與他分享的音樂更像是打了個基礎,Fugees、Lauryn Hill,這些經典音樂人的作品構筑出他對嘻哈音樂的基本認知。就像小時候與家人一起旅行,媽媽會用非常專業的術語向他介紹沿途經過的建筑,彼時一知半解,但長大后的某一天,忽然就真的將這些知識都聽了進去。

2

馬伯騫

在這個小小的家庭里,父母一貫的理念是——允許孩子走很多的路,并且允許孩子走錯。因此,從南加州大學畢業后,當他提出要回中國做音樂時,并沒有被反駁或阻攔。長輩們只是有些困惑:這是他真正熱愛的嗎?他能夠承受住娛樂行業內的那些壓力嗎?

從正式出道兩周年后的此刻回望,似乎可以給出一個肯定答案。這兩年,馬伯騫斷斷續續地發行作品,把每張專輯比喻成一段時間的總結。在最新一張創作 EP《UNTITLED》中,他希望讓大家看到日常的自己—不兇,也不那么有侵略性。

“里面有一首《小丑的眼淚》,雖然我形容的是身邊的事情,但其實也在形容我自己。當我們在擴大一個面具的時候,當我們不需要持續保持外在印象的時候,我們自己想要呈現怎樣的狀態?”

“Be Real”幾乎是每個Rapper 對自己的要求。而馬伯騫這兩年困惑的點在于,什么是真正的“real”?有那么一個階段,他迫不及待想要撕掉外界為他貼上的各種標簽—“富二代”,“馬清運的兒子”等等,對所有負面評價作出“我根本不會回應你們”的回應。

但今年,他松弛了下來,并視此為這兩年來最大的進步。“因為我沒有再去撕掉標簽了,我更加確定和清晰我需要走的方向。”他不再介意(暫時)以誰的兒子、誰的藝人去被認識,主動接受而不是擺脫家庭背景所賦予的光環。

“我注定不是一個,唉我不知道怎么說,我現在知道自己注定不是一個,能夠……”馬伯騫一時無法用中文找到最恰當的形容。不過,他一直記得剛出道的時候,父親跟他說過的話,“什么職業,都歸為人字。先做一個專業上能夠負責的人,那這個‘藝’就不會差太遠了”。

6

馬伯騫

成為橋梁

現在,因為工作的關系,馬伯騫一個人住在北京。山高水遠,與家人碰面的機會少了許多。他自己租了一個房子,內部格局不能有太多改動,整個空間看上去就頗為“正常”。這個家里不再掛滿畫作或雕塑,取而代之的是手辦以及眾多拼到一半的樂高。

這其實也是父母從小培養起來的愛好,意在鍛煉他對三維空間的想象力。成長過程里的許多節點,是父母把他帶到潮流文化里,比如第一套高達、第一個圣斗士星矢、第一件Supreme 的Logo Hoodie。但越到后面,馬伯騫笑,大人們發現這其實也給他們打開了一個世界。“因為我家里,尤其我父親,很喜歡跟年輕人溝通,他很愿意學習和了解我們到底在干嘛。”

有時候爸爸會問他,能不能幫忙找一下某雙球鞋。甚至相對于全新款,爸爸更傾向于馬伯騫已經穿過的那些。“某種程度上對我的愛意吧?可能讓我給這些服飾加持?”用一種頗為“欠揍”的語氣,男孩開始談父子之間的這些默契。

他常常跟家人分享自己的作品,并請他們提出修改意見。“身邊的一些朋友其實不太客觀,但我父母不太會說好聽的話。”這些意見通常細致,而且專業,比如“你這個地方的 gain(gain :增益。調整信號電壓) 要小一點”。

音樂的體系、制作流程,這些都是馬伯騫認真做音樂后,在談話中跟父母逐漸普及的知識。一邊愿意講,一邊愿意聽,最終給出的觀點就頗具建設性。

4

馬伯騫

就像他從未正經學過建筑設計、沒有畫過藍圖、沒有切過泡沫模型,但耳濡目染下,對父親的作品也會有自己的見解。比如父親的作品“宅”、玉川酒莊以及更為熟悉的Pasadena house。他了解爸爸一向的自由邏輯——“誰說廚房就一定要做飯,誰說客廳就一定要坐人,誰說臥室就一定要睡覺。”

但更重要的一點,馬伯騫感慨父親在世界轉了一圈,最終的根源仍然是家鄉陜西藍田。講到這里,氣氛溫馨起來,“所以其實我父親在人生道路的一些選擇,和我現在做的事情,背后的精神上是一模一樣的,只是形式不同而已。”

好比他紐約出生、上海長大、加州求學,但三年前,還是決定回到中國發展自己的音樂甚至品牌事業。他想知道,同一代的中國的年輕人,都在想什么?而娛樂行業或許是最直觀的地方。

時隔三年,重新思考自己與東方、西方之間的關系,馬伯騫的目標沒有改變——“我一直想成為中西文化的橋梁。”也因此,盡管用英文寫作明顯更得心應手,但最新一張EP 里他仍然更多地去用中文創作。

“一個華人還是要知道,做一個華人的含義是什么。”沒有長成一個無法用中文去表達的新一代華人,這是他認可父母教育方式的首要原因。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排列5走势图带坐标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