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 >

辛迪·舍曼 | 隱藏在鏡頭后,用自拍觀看世界!

2020-05-28 來源:時尚芭莎
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中國首次大型個展于復星藝術中心展出,展覽呈現了這位美國頂級攝影藝術家的128 組不同時期代表作品。在將近四十年的藝術生涯中,讓自己成為鏡頭中唯一的形象以及自拍的創作方式,早已是辛迪·舍曼獨有的標志符號。

3

辛迪·舍曼

攝影藝術家辛迪·舍曼的作品在全球藝術市場上炙手可熱,拍賣價格榮登女性攝影藝術家之首—單幅作品成交價格389.05 萬美元。她曾獲美國麥克阿瑟天才獎,多次參加威尼斯雙年展。無論和時尚雜志,還是與PRADABalenciaga 等品牌的合作,都沒有改變她的選擇—藏在鏡頭后,保持初心。

與攝影的初次相遇

辛迪·舍曼在作品中大多以濃妝艷抹的裝束出現,擺拍角度時常產生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在欣賞如此多的自拍作品后,觀眾甚至更想看到她的本來面目。選擇隱藏自己原本的面貌,或許來自童年的影響和成年后內心的焦慮。

1954 年,辛迪·舍曼出生,她是家庭里5 個孩子中年齡最小的。她常常追在兄長和姐姐身后,希望得到更多的關注。母親的善良和父親的嚴格塑造出她性格中堅強的一面。辛迪·舍曼15 歲時,27 歲的哥哥自殺了,加上家人反對心理治療,她只能選擇堅強地面對這一切。她后來承認,在某種程度上,是哥哥的離世讓她決定踏入藝術院校。這時,她才發現藝術可以慢慢治愈內心的傷痛。

后來,辛迪·舍曼進入紐約州立大學布法羅學院學習純藝術。她根據各種時尚雜志翻拍封面作品。在她創作的三聯幅攝影作品《封面女郎》中,第一幅是原始雜志的明星封面,后兩幅則是她模仿拍攝的。

如今,64 歲的她回頭看這一系列作品,感慨那是一個嘗試的階段。而最初,在開始攝影創作前,辛迪·舍曼其實更喜歡化妝,因為化妝可以讓人改頭換面。尤其在創作《封面女郎》的時候,她發現面部因為角度的改變而產生不同效果,她對此印象深刻。

而在涉足攝影之前,辛迪·舍曼一開始只是畫畫,但很快發現媒介的局限性。由于極簡主義的盛行,她并不能在畫布上盡情施展,于是決定拿起相機。畢業后,她選擇搬到紐約,這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因為在她童年的印象里,家人對大城市敬而遠之。雖然辛迪·舍曼當時和家人住的地方僅離紐約幾小時車程,但是每年只有圣誕節他們才進城,她此前幾乎沒去過任何博物館。這種對于城市的恐懼感直到大學畢業之時,才逐漸消失。

初到紐約,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快節奏的城市給辛迪·舍曼帶來了不小的壓力,她再次將自己“隱藏”了起來。為了克服羞澀,她用裝扮的方式去掩飾看到人群后的緊張。她還常常身著男裝或者扮老,以及假扮孕婦等角色出現在派對上。

2

辛迪·舍曼

鏡頭背后的熱忱和堅持

對于辛迪·舍曼而言,在鏡頭中塑造各種形象可以緩解內心的情緒,也能把自我隱藏。雖然她直面鏡頭,但是在扮演不同角色時,她依舊堅持做自己。作品即便在開始時飽受爭議,也未曾褪去自我本色。

一次,在某藝術雜志的委托下,辛迪·舍曼創作了一系列模仿《花花公子》內頁的作品。她在作品中并未過分裸露,但是雜志因擔心被激進的女權主義者誤解,最終沒有刊登。其中,作品《無題96 號》于2011 年創造了單幅攝影最高拍賣紀錄—以389.05 萬美元成交。在這一系列作品中,辛迪·舍曼希望翻開雜志的男性讀者有一種侵犯者的感覺。一些藝評家提出“男性目光”的解讀隨之而來,但她仍敢于面對質疑。

由于作品的熱議不斷,來自四面八方的聲音不斷涌向辛迪·舍曼。她再次回想當時處于輿論風口浪尖的時刻,已經可以平靜地面對了。對于那些誤讀和形形色色的解讀,辛迪·舍曼的心中少有漣漪,只是聳聳肩,回答道:“誤讀的問題一開始困擾著我。但后來我發現,我其實不想控制大家如何解讀作品,也會允許人們產生一些誤解。作為藝術家,我大多數時候會接受種種誤讀。”

辛迪·舍曼想通過作品傳達的信息早已不是單純平淡的理念,而是更深層次的想法。談及如何解讀她的作品時,她認為:“我在作品中,并不想把要傳達的情感和內容深深刻在人們腦海中。觀眾需要自己去思考并搜尋我所傳達的信息,或許他們會看到正反兩面。我認為所謂的成功是讓人們思考。”

這也同時解釋了為何她的大部分作品都被其命名為《無題》,因為這種模糊感可以帶給觀者更多思考;同時,她不擅長文字和語言,視覺表達的方式才是她的舒適區。辛迪·舍曼每次為作品起名的時候都想不出詼諧幽默的字眼,如果不取名為《無題》,她的作品名可能只是單純地描述作品的內容,比如《一個穿著裙子的女孩》。所以她寧愿用《無題》傳達更多讓人們無法摸透的信息。

4

辛迪·舍曼

穿越鏡頭,走向觀者

辛迪·舍曼的確做到了讓觀者看到作品后駐足思考,并思考這些虛構的人物是誰,以及那些似曾相識的場景又在哪里出現過。其中,作品《無題電影照片》可謂辛迪·舍曼的成名作,這是一套含69 張黑白膠片的攝影作品。她在照片中扮演電影女星,塑造并演繹各種角色。

這些作品的多數畫面能讓人想起當時的小成本電影女主角,辛迪·舍曼正是受美國電視、雜志等媒體鏡頭中的女性形象影響。這套作品通過她的詮釋,顛覆了大眾對女性的刻板印象。先前,人們賦予這些角色太多意義,詮釋過多導致失去了作品原本的初衷。其實,辛迪·舍曼在塑造人物的時候并未思考如此多層的含義,更多的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表達。

“創作人物的過程比較隨意,我通常不會從心理上塑造人物的特性,一般是先戴上假發,思考什么類型的人會有這種發型,穿上服裝后去拍照,看看效果。”辛迪·舍曼稍微皺起眉頭,看著天空思考了一會兒,繼續說道:“現在的電腦技術讓我更快決定哪些要做出改善,而過去的方式則非常復雜。由于膠片的局限性和獨自一人創作的原因,我需要先卸妝再沖洗照片,最后才能決定是否選擇這張照片。”

在創作如此之多的角色之后,藝術家難免會重復,但是辛迪·舍曼的靈感仍然在持續迸發中。她沒有刻意將作品中的人物相互關聯,只是現在越發地感受到早期作品的創作方式和現在有了些許相似之處。她早期在一個系列中用照片作為背景墻拍攝,近期創作的作品則是在綠屏前完成的,現在的她再次探索這一方式,回歸到了最初的原點。

1

辛迪·舍曼

顛覆刻板印象

當輿論對女權主義和“男性目光”等話題討論得熱火朝天時,辛迪·舍曼沒有無奈地接受這些評論,而是表明態度。正是這種執著,讓她的作品被熱議和被認可。

在漫長的藝術史上,藝術家大多以男性視角描繪人類。但辛迪·舍曼突破了傳統方式,用假設的男性視角挑戰了舊有觀念。而她沒有失去自我,只是將自己隱藏在大眾面前。而作品的主人公又無一例外是她自己,所以隨著年紀的增長,辛迪·舍曼可塑造形象的年齡范圍也逐漸縮小。面對這一問題,她坦言:“由于技術時代,我接受通過修圖‘減齡’的方式,但在作品中沒有沉溺于這一方式。”

對于當下年輕人修圖成風的問題,辛迪·舍曼對《時尚芭莎》記者說道:“修圖是一把雙刃劍,可能很有趣,但也會難以控制,讓人欲罷不能。當人們看到鏡子中的自己,會看到不完美的現實,這會產生更多問題。”

此次復星藝術中心的展覽還為觀眾揭秘其創作過程,展示辛迪·舍曼曾使用過的拍攝道具、相關文獻和影像資料等。通過梳理藝術家自上世紀70 年代至今的藝術創作歷程,力圖將40 余年的脈絡清晰呈現。復星藝術中心主席王津元也提到:“此次在中國的展覽籌備歷時一年之久,為大家全方位帶來辛迪·舍曼各個時期的作品。她的作品既有觀念也有技巧,在當代藝術史上占有重要位置。”

辛迪·舍曼幾十年如一日地用自拍的角度觀察著世間萬物,她躲在鏡頭后,身著奇裝異服……時間雖然在慢慢流逝,但她的初心從未改變。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排列5走势图带坐标连